警苑人文

所处的位置: 首页 > 警苑人文 > 警界风采

致那已经远逝的童年

发布时间:2019-08-21 新闻来源:宣城市公安局 点击率:

 郎溪县公安局梅渚中心派出所夏仕军

我的童年位于七十年代末期至八十年代,生长在南漪湖边的一个小村庄。

那时,每家至少有两个以上的孩子,多的人家有七八个,我家不多也不少三个孩子,姐姐、弟弟和我。父母亲刚刚从大集体的劳动中解脱出来,生活极其坚苦,他们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生产劳作中去,为得就是一家人能够把饭吃饱。所以,我们的童年没有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,没有游戏,没有功课与兴趣班,有的就是贫穷、坚苦、放任自由和责任担当。

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,一点没错。记得自己只有四、五岁时就开始承担家务,扫地、烧饭、喂猪、放牛、打猪草等,只想自己多做点家务事,父母回来后有口饭吃,不再那么辛劳。不会烧饭请邻居家的哥哥或姐姐指点,好在那时烧饭也极其简单,淘好米,主要是水放不准,然后只管在大锅灶里添柴火就行了,菜也就是自家田里种的各类当季蔬菜,很少会吃到鸡、鸭、鱼、肉这类的美食,偶尔下雨,父亲会提着鱼网到附近的池塘中捞些小鱼小虾,在母亲的精心烧制下,觉得那是天底下最美味的美食了。

做家务占据了一部分时间,剩下的还得带弟弟。那时都这样,姐姐把我带大,她上学去了,弟弟就只能我带。记不清弟弟被我摔过多少回,自己都是孩子,哪会去照顾别人,爱贪玩的我,经常乘弟弟睡觉时溜出去玩,回来后总能看到弟弟哭的已经不醒人事,自己又会懊恼不已,心疼弟弟没有把他带好。

排除了对家的责任,我们也有很多快乐的回忆。春天里,油菜花盛开,蜜蜂开始辛勤的耕耘,我的趣事就是找个蓝色的墨水瓶子,细小的棒子,踏着晚霞蜜蜂开始回巢时,在一家一家的土墙上找蜜蜂的家,然后将它掏出来装到瓶子里,放上油菜花,看着它去采密。夏日,是自由的天堂,乘着大人都在午睡的时间,约上小伙伴,去池塘里洗澡,去小树林抓蝉,去小河边钓龙虾、挖黄鳝。秋天,是成熟的季节,各类瓜果蔬菜都已成熟了,采莲藕、采芡实成了我们解馋的最好去处。冬天里,下雪的时候就可以捕麻雀,一个箩筐、一根绳子、一根短棒,最简单不过的捕鸟神器,运气好的时候还真的能捕到几只麻雀,自然也就成了我们手中的玩具。馋虫上来了,生上一个火盆,将香烟的内层皮纸放在火盆上,放上几颗黄豆,亦或几粒花生、大米,慢慢的感受着皮纸的高温将食物慢慢烧烤着由生变熟,经常是还没熟透就已经进了肚皮,馋隐自然得到了安慰和释放。

童年似梦,还没来的及细细评味就已醒来,童年似一首不老的童谣,时间越久越发留恋,但童年留在每个人身的印记却伴随着你的一生,童年经历的苦难,对生活的感悟,对家庭的责任担当成了我一笔宝贵的人生财富。